急急如律令.

bsd/全职/aph

【双黑】候鸟

#学校paro

01

安静的考场。

  一个纸团砸到了中原中也橙色的发丝弹落到地上。中原中也一惊,弯下身子将纸团从地上捡起铺开。褶皱的纸上写着第十五题的答案。

  “中也——”太宰治用气音喊。中原中也回过头,太宰治指了指纸条,又指了指中原中也前座的原田翔太,然后一副露出“拜托了”的表情。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将纸条重新揉好扔进了一旁挂着的垃圾袋。

  不久又是一个纸团砸了过来。这次不像是意外地扔错,而是有意地扔到了中原中也的桌子上。中原中也打开纸团,上面写着的依旧是第十五题答案。正当中原中也准备将纸团再次揉起来扔进垃圾袋时,一只白皙纤长的手覆盖在了中原中也的手上。

  “……老师。”

  “别用这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中也。”尾崎红叶从中原中也两手中拿出纸团:“这是谁扔给你的?”中原中也低着头从位置上站起来,瞥了眼后面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太宰治,又看了看前面不知为何身子微微打抖的原田翔太。

  “这是我自己准备的小抄。”听到中原中也这么说,原田翔太像是镇定下来一般坐直了身子,而太宰治微微抬了抬头看了一眼中原中也。

  尾崎红叶将纸条展开摆在中原中也面前,指尖放在标号“15”上。“难道这个十五也是资料上带着的吗?”

  “……因为猜对了考点所以随手标了个十五。”

  “说实话!”尾崎红叶不悦地提高了声音,中原中也的手捏着桌角,考场内响起一片低低的议论声。

  “跟你们有关系吗?!”尾崎红叶回头看了看身后,整个考场又瞬间安静下来。

  “这是我自己准备的小抄,并没有人帮我作弊。”

  “……”尾崎红叶被中原中也气得说不出话,缓了缓,一边一把抓起中原中也的卷子走回讲台“啪”地拍到讲台上,拾起一旁的红笔将笔盖扔到一旁往卷子画了个零一边下这对中原中也的处罚:“一年A班中原中也,因考试作弊,本场考试取消成绩!”

  中原中也重新坐回位置上,没了卷子成绩索性也不顾忌其它,他将两腿交叉,鞋跟放到桌子上倚着后桌的椅子,两手从兜里随意摸了摸,掏出一根红色的翻绳玩了起来。

  

  

  “中原中也!你说你才刚刚转过来就做出这种事……你要是打小抄就算了,你看你写的答案和这小抄根本就对不上,你不是诚心气尾崎老师吗……”班主任的桌子上放着中原中也的考试卷子和小抄,一手放在桌上一手拿着笔指着中原中也的鼻子:“幸好不是什么重要考试,我也不计较你到底在帮谁,这次就不叫家长了。这星期写一千五百字检讨给尾崎老师认个错。”中原中也点了点头。班主任看他认错态度良好,于是转了个话题接着说:“下下个星期就要开运动会了,好好训练。”中原中也随便应了,一边心里想着一千五百字的检讨该怎么写,一边转身出了办公室。

  太宰治一手提着书包倚在墙壁上,看见中原中也,故意咦了一声:“怎么还没走啊,中也?

  中原中也白了一眼太宰治,并没有打算跟太宰治停留太久的意思:“因为作弊的事呗。”

  “这是我自己准备的小抄。”太宰治模仿着中原中也的声音怪声怪气地说:“因为猜对了考点所以随手标了个十五。”

  中原中也没有理会太宰治作妖,而是继续向前走着,太宰治连忙将书包背到一边,小跑了几步跟中原中也并肩走着:“中也明明知道是我。”

  中原中也看了眼楼外被夕阳染的火红的天边:“没有必要。”

  “为什么?”

  “别跟着我。”

  “回答我,中也。”中原中也这次没有答话,走过拐角后中原中也快步下了楼梯,太宰治站在第三格台阶上冲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喊。

  “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就能让我觉得有愧于你吗——”


【双黑】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05


搞事预警。

  

  

  第二天的太宰治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脑袋隐隐作痛,周围景色并不是自己的那间卧房。太宰治在大体环视了一下后得出结论,这是中原中也的房间。

  然而此时中原中也人已不见,卧室里也只有一个地铺,按照自己的睡姿很明显身旁可以再躺一个人……太宰治心里有些慌乱,连忙从被里出来,双脚却被被子缠住摔了个跟头。

  “干什么,拆迁办的吗?”中原中也端着早餐粗鲁的拉开门,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太宰治,将早餐放到一旁的矮桌上。太宰治爬过去伸手捏了个蟹卷。

  “啪”地一声,被中原中也打掉在地上。


  “先洗漱啊你这个家伙!!!”

  

  两人就在一起呆了那么两天,期间中原中也虽然没有明说,但也默认了两个人的情侣关系。对此,太宰治觉得,乱步说的“旅游”是错的,应该是“度假”嘛。说是请假,港口黑手党可不是那么清闲,随随便便调整工作时间就能请好几天假。第三天一大早,中原中也就早早起来准备出差了。只不过太宰治依旧过着假期,武装侦探社业务繁忙,而他的能力又出色,但这几天没有收到短信或者是电话通知太宰治回去上班的消息。

  对此,太宰治表示——“因为跟港黑签订了不开战协议,所以我们闲的马上就要破产了。”然后差点被中原中也摁着打一顿。

  地点是富士山脚下的青木原树海,被称为自杀森林。

  于是太宰治说这个地方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中原中也并没有像太宰治预期的那样顶回去,而是愣了一愣,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

  虽说青木原树海是自杀森林,但今天的气氛却静的可怕。若大片森林的入口,竟只有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

  

  

  “中也?!”

  

  

  太宰治环顾四周。空荡荡的森林里传来自己层层的回音,刚刚还在的中原中也却连个人影儿都不见了。

  “杀了他。”一个男声响起。嗓音沉稳冷静而又磁性。

  太宰治感觉右手有什么东西坠着,于是抬起手臂,手里正握着一把左轮手枪。眼前是中原中也黑洞洞的枪口,碧蓝色眼眸中毫无感情。

  “中也?”

  “砰砰” 两声,惊起一群飞鸟。

  中原中也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与愤怒,太宰治是第二次见到中原中也露出这幅表情。

  

  那天在游艇时间结束以后,森鸥外说那是他事先就知道的,杀死船长才能算你们任务完成,也算对中原中也能力的一个测试,只有合格了才能做太宰治的搭档。太宰治也很快地承认了这个事实,并表示他对此知情。

  于是中原中也当时就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看的太宰治心里发慌。

  太宰治回头看去——一个手拿斧头的黑衣人脑门上被子弹穿了个窟窿,倒在血泊里。


  “——中也?!”


【双黑】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我要开始动手动脚了(((。

  00C预警


  04


  中原中也的这座宅子有一方小温泉。

  太宰治一泡温泉便不想起来,毕竟加入侦探社后可就没了这种待遇。他在池里自娱自乐了好一阵,泡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悠悠起来。出来后太宰治擦干身子,浴袍也穿得随意,露出大半胸膛。发梢还在往下滴水,太宰治在脖子上挂了条毛巾,没穿木屐就出来,光脚走在木质廊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溢出淡淡清香,房檐上挂着的风铃和晴天娃娃时不时伴着微风轻轻摇晃。

  走廊上也有中原中也。

  他正坐着,身旁放着一碟大福、一碟桂花糕和一壶清酒。太宰治从中原中也身边坐下,中原中也注意到太宰治,目光从月亮上移下。

  “……会感冒的笨蛋。”中原中也颇为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空酒杯,伸手去给太宰治整理浴衣。太宰治倒也没反抗,任中原中也给他弄好。然后中原中也那些太宰治脖子上挂着的围巾,给太宰治擦头。中原中也的动作有些笨拙粗鲁,搞得太宰治有些心慌意乱,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的动作弄得一愣,呆呆的望着太宰治的双眸。

  碧蓝色似海的眸。太宰治想起了以前两人还是搭档的时候。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刚做搭档不久,两人一次任务结束后森鸥外给他俩租了个小游艇玩儿作为额外奖励。一开始两人自然是欢呼雀跃的,但真到了游艇上就开始出问题了。太宰治晕船,而中原中也的情况比太宰治还要稍稍严重上一些。

  中原中也将一个放置了缓解晕船的小香包砸到太宰治脸上,怪只怪中原中也演技太好,竟然接了。

  太宰治在船上瞎逛,跑到驾驶舱,对上了黑洞洞的枪口。

  “崩崩”两枪,一枪被太宰治躲过,一枪打在了太宰治右胸口。随即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直接被中原中也踹烂变成一堆废铁扭曲躺在了一边。那船长看到中原中也的突然闯入一愣,中原中也发现开枪的人是船长也一愣,这件事情对于他俩来说都太过突然,两人都需要一些缓冲时间。

  但中原中也的反应更加快一些,强压下胸中翻上来的恶心,掏出随身携带着的匕首投了过去。船长也随后反应过来,下意识躲过开枪,那匕首却将枪身一打,枪掉在地上滑出去一段距离,子弹则打中了船舱玻璃。中原中也发动异能上前,像是害怕力量不够一般,打得十分使劲……

  中原中也甩开太宰治的手,将毛巾搭在太宰治头上。

  “你这家伙怎么最近老是抽风…”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脸,:“是不是谈恋爱了?”

  “也许吧。”太宰治没有去看中原中也表情,而是低下头轻笑了一声。

  中原中也又盯着太宰治的侧脸看了一会儿,最后请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太宰治拿起刚刚中原中也用过的酒杯倒了些酒,端在月下正要喝时却发现了在酒中竖立起来的茶梗。这明明是清酒。

  太宰治也并未多想,仰头喝下,喝完后就着月光看着杯内,才发现是瓷上印着的花纹。

  

  太宰治是一身酒气回到屋子里的。

  中原中也正翻看着文件,月下的诗人只点了一组蜡烛。

  太宰治走路都带着风。

  蜡烛熄灭,文件也撒了一地。中原中也被太宰治压在身下,他两只手像蟹钳一般牢牢禁锢住中原中也的手腕。中原中也反抗了几下,发现要挣开需要花些力气,反正他也没多想能睁开,便乖乖地任由太宰治这番动作。

  “中原、中也。”太宰治开口,气息喷在中原中也脸上。

  “不光喝了清酒,居然还喝了苦艾酒……”中原中也想。苦艾酒的气息使他不悦皱眉,事实上,中原中也并不是很喜欢喝苦艾酒,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只有在心里极度忧伤时才会去碰一点。

  “你怎么能让我喜欢上你呢、真自私啊。”太宰治吸了吸鼻子,他现在视线开始模糊,一个中原中也变成了两个,向另一旁移动视线,却发现还躺着一个中原中也。

  “……真是的。那么多,我喜欢不过来啊。”

  

  

  中原中也推了推身上的太宰治,没有反应。于是中原中也坐起来将太宰治搂在怀里,连拉带拽把他拖进被窝掖好被子,然后自己也钻进去跟太宰治面对面。

  

  初衷是小心翼翼地亲一口,没想到一时间竟停不下来。


太宰治靠近眼前的人儿,脸上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笑。

“中也,我有一件事很早就想问你了。”

中原中也脸倏地红了。

“什么?”

“中也你……”

“戴帽子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蛞蝓而是蜗牛吗?”

【双黑】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03


还没谈恋爱就这么老夫老妻(什么


“我错了,中也。加上鞋明明有170的。”

  

  

  太宰治一边揉着被中原中也揍疼的地方一边观赏着中原中也的宅邸。装修风格是很经典的和风,隐隐约约之中又透漏出了一股欧洲气息。

  这座宅子非常大,而且设计的跟迷宫似的,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熟悉路的时候自己也有些犯迷糊,最后还是拿出手机调出房子内部构造平面图领路。

  在彻底观赏完之后太宰治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有钱。

  这宅子是中原中也后来用扫清北欧势力后的钱拿来买的,但并不常住,平常会有固定的人过来打扫,所以并没有落尘。因为房子坐落的地方为了争取幽静气所以远离市区,要是让中原中也住在这每天早早晚晚上下班,实在是太过折腾了些,因此中原中也还是住在以前跟太宰治一起住的房子里。

  中原中也给太宰治准备的卧室脱离出了一般和卧的叠数,说是一个起居室也不为过。白天要是敞开窗户,拉开落地门,坐可看近景一道河流迎着旁边花草涓涓流过,站起目光越过围墙则是一片墨绿色的山,正对着这个位置的山,山峰上似乎还有一座朱漆色的庙。太宰治将行李放置好,拉开衣柜时发现里面已经摆了几件自己合身的和服。衣料是优质木棉,摸起来柔软至极。

  中原中也回到自己的卧室休息,太宰治躺在榻榻米上掏出《完全自杀手册》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太宰治先去了中原中也的卧房,没人。于是太宰治又拿着手机看着地图走到客厅,还是没人。他倒不急着找中原中也,于是也没有喊,而是在过道里随意地走来走去,随着一阵蟹香,太宰治进了厨房。中原中也刚做好年糕炒蟹装盘,回头看见走进厨房的太宰治,微微有些惊讶。太宰治走过去帮中原中也把米饭盛出来,中原中也去盛汤。

  两个人颇有默契的完成了摆菜上桌的工作,只不过年糕炒蟹还没有开吃就在垃圾桶里出现了几只残壳。对于中原中也做饭的手艺太宰治真的是没话说,虽然不像饭店里大厨做的那样,但就在普通家庭里来说的话绝对是美味。中原中也做的一桌子汤菜都符合太宰治的口味,像是做了这一桌子菜用了整整一袋味精似的。

  太宰治吃的挺欢,左一筷子右一勺地将菜吃了大半,年糕炒蟹更是大部分都进了他的口。中原中也则是主要喝味增汤和吃白米饭,偶尔夹几筷比较清淡的菜。毕竟中原中也不像太宰治那样喜欢鲜味,而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甜。

  

  两个人的筷子纠缠到一起。中原中也微微撑起身子来够菜,恰巧太宰治也往那个盘子里下筷,两人相碰时都愣了一愣,太宰治将筷子收回,中原中也夹了一筷子放到碗里捧起来又快速扒拉了几口,再次将碗放下时碗底只剩了几粒饭粒。中原中也将碗和汤碗还有已经空了的盘子草草叠到一起就站起来掀开帘子钻进去刷碗,速度快的就像是突然有了任务。

  太宰治还是慢悠悠地吃着,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

  电视台是中原中也上次试台看的那一个,这个时候正在播着热播的电视剧。太宰治也没换台,就这么边看边吃完了最后一口。吃完后将碟碗摞好掀开帘子,中原中也还在洗碗,太宰治轻轻地将手中的碟碗放到一边,前胸贴着中原中也的后背,两只手握住中原中也的手腕,脑袋靠近中原中也的脸。

  中原中也的脸倏地红了。

  “中也…”太宰治轻声。

  中原中也挣脱开太宰治的禁锢,捞起泡沫中盛汤的碗,转过身来泼了太宰治脸加半身。

  太宰治:“……”

  中原中也眯了眯眼,左手在裤子上随意擦了擦捂上右肩的伤口。

  活动的太厉害了,差点把伤口给弄开。太宰治看中原中也这副样子,也就没有闹下去,回到卧室拿出中原中也给他准备好的浴衣洗澡去了。

【双黑】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02

太宰治今早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发现一封鹅黄色的信。

  信是火漆,凑近细细闻能闻到一股子淡淡的红酒味。太宰治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纸。边角上是烫着金边的红玫瑰花纹,上面的字虽说不上工整,随意的形象下却竖着一根傲骨。

  太宰治将这封信反复检查,最后确认这是中原中也送来的信。他犹豫着给中原中也打了个电话,打通的速度比太宰治想象的要快一些,只不过中原中也那边有些吵,交火中弹的声音不绝,那边中原中也冲着电话大声喊,震得太宰治耳朵疼,也只能连蒙带猜勉强听出来中原中也在说什么。

  “我这边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先不用…嘶!”中原中也扯着嗓子,背对着交锋,不查一发子弹正正好好擦着中原中也肩膀飞过,中原中也痛的嘶了一声,想也不想便发动异能将敌方抛起来然后砸到地上。部下连忙过去给中原中也做简单处理,中原中也将手机用肩膀夹着。

  “早上还要进行那么猛烈的战斗啊。”港口黑手党向来是夜晚的猎人,自从加入三刻构想后更是如此,白天的战斗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当然是请假。”涂药时中原中也吸了一口凉气,话几乎是在牙缝里挤出来:“所以把工作提前了。”

  “真大意啊,中也。”太宰治听着那边的动静挺心疼,心里也知道中原中也是因为跟自己打电话才中的子弹,但这话就在嘴边,不过脑子一张嘴自己就蹦出来了,说完以后太宰治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还不是因为你大清早的把电话打过来!”不出太宰治所料,中原中也那边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调略带委屈的喊过去,空气突然静了静,太宰治可以听到那边拿放东西的声音。

  “下午,侦探社这边也要请个假。”太宰治说出这句话时,中原中也的处理已经做完了,医药箱合上时发出“咯吱”一声脆响。

  “好。我下午去找你。”中原中也说。

  “好。”太宰治说完,两人之间又陷入了一阵安静。

  “你倒是挂电话啊。”最终还是中原中也忍不住先开口,像是笑了一下:“你还会在细节方面照顾人了?”

  太宰治条件反射一般呛回去:“不,我只是觉得就凭中原中也的记忆力,肯定会忘说了什么。”话说完太宰治自己都想给自己来上一巴掌。

  于是中原中也那边挂掉了电话。

  太宰治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握着手机扭过头看挂在墙上的表,这个点就算不洗漱不换衣服不吃早饭也绝对晚了。太宰治刚打算打个电话过去装感冒请个假,却发现手机信息栏里有一条未读消息,点开一看是江户川乱步发来的,内容大概是昨天就替自己请好了假,报酬是事情全部完成后太宰治负责他一个月内不停断的粗点心提供。

  太宰治懒得组织语言,随意回了个短信表示感谢后推开卧室门重新躺到床上,揽过被子将脑袋埋在里面。床上用品跟中原中也关系解冻回春后便被太宰治换了一套新,已经没有了各种香水气味混在一起的古怪甜腻香味。

  还在黑手党的时候,太宰治经常和中原中也挤一间屋,睡一张床。太宰治擅长当剪短工作时间提早下班,经常把姑娘往家里带往床上拐,中原中也鼻子一向尖,工作一天后躺在床上便闻着女人香水味儿,一两次还好,多了中原中也就受不了了,一边说着太宰治你敢再往家里带女人上床我就把你打到断子绝孙一边洗着床单。到最后中原中也烦了,就一套一套的换。

  其实到最后太宰治的确是买了各种味道浓的香水喷了一整张床,买香水的钱还是太宰治偷了中原中也的钱包买的,中原中也问起来,太宰治说中也你平时那么粗心你钱包丢了肯定不是我的原因,于是中原中也将信将疑地准备重新买一个。只不过那段时间中原中也被选为干部候选人,有些事情还没忙过来,因此并没有及时补充上,太宰治准备着找个时间把钱包放在某个不易发现但还算显眼的地方等中原中也发现再好好嘲笑一番。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计划还没有实施就发生了改变太宰治命运的事。

  太宰治将被子拿开,不去再想以前的琐碎。

  洗漱完后简单用过早餐,太宰治打开衣柜,里面差不多都是同款卡其色风衣,没有什么去应邀可穿的正式衣服。想了想中原中也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些,于是太宰治便放弃了挑选,找了一件白色的POLO衫和一条肥腿的裤子。

  

  午饭过后中原中也来接太宰治,也是穿着一身便装,带着一个棒球帽,帽檐微微向右倾斜左耳边的橙色发丝全部梳到脑后在右边绑成低马尾;一件白马纹T恤和一条修身牛仔裤。

  一路上中原中也负责慢悠悠地开车,太宰治坐在副驾驶座上负责玩手机。虽说是玩手机,但目光时不时就往中原中也身上瞥一瞥。一开始中原中也当作没看见,到后来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太宰治幽幽开口:“帽子和发行提高视线,黑白上衣和修身牛仔裤。这一身感觉中也有165了呢。”中原中也瞪了太宰治一眼身子微微离开驾驶座,抬起右手便要打,兴许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又坐了回去满脸堆着不开心地继续开车。

  于是这时太宰治又补了一句:“为了我们的安全问题,驾驶员可不能疲劳驾驶。”

  

  中原中也将车停到路边。

【双黑】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01

——谈恋爱怎么开始啊。


  侦探社几乎所有社员都受到了这条短信,后来这件事成了之后几天内侦探社最具有议论性的茶余饭后谈资之一。

  中岛敦从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停下步子盯着屏幕思考了一会儿,回到:“先表白吧。”

  与谢野晶子在商场看到这条短信时,不禁冷笑了一声,回:“你这个恋爱老手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姑娘那么厉害?”

  谷崎直美搂着谷崎润一郎的脖子趴在谷崎润一郎背上,摁着键盘给太宰治回了信息:“先勾引对方,让对方喜欢上你,然后看情况表白。”

  江户川乱步喝着波子汽水发了两个字:“旅行。”

  国木田独步则是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打通时还不等那边“喂”两声,便一脸凝重地开问:“你的脑子还好吗?”

  太宰治愣了一愣,然后用很标准的关东腔回答:“ahou。”然后挂掉了电话。


  太宰治最近有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从营救Q的那一次联手后,跟中原中也的交往也多了起来。一开始太宰治便对这位老搭档有种奇怪的感觉,但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在从多次两人在酒吧喝酒之后太宰治终于隐约认清一个事实——他喜欢上这个令他讨厌的搭档了。

  太宰治吃不准中原中也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两人很早之前就互相讨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不过多年不见后两人关系又慢慢好了些,跟自己在酒吧一起喝酒这个事中原中也也没有说是特别的反感。理论上来讲中原中也应该是不喜欢太宰治的,但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但还是忍不住去幻想自己所希望的那一面。

  “嘁。”自己长得高、颜值高、还有钱,标准到不行的高帅富,中原中也你看看人芥川……太宰治抬头,恰巧看到了对面芥川把一包包好塑料袋的无花果扔进还在纠结买哪一品种无花果的中岛敦放在一边的购物车。

  

  太宰治捏坏了手里握着的一颗枇杷。

  太宰治推着购物车走了过去,跟中岛敦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看了看中岛敦购物车里的无花果后看向中岛敦:“咦敦君,每颗无花果里面可都是有着一只黄蜂哦,因为无花果的花很小,而且花蕊藏在里面,所以需要黄蜂钻进去……”太宰治满意地看着中岛敦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着,身后的芥川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打断了太宰治的话:“太宰先生…但是,”“诶,怎么了芥川?这不是基本常识吗?”太宰治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芥川,芥川觉得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原中也给太宰治的备注是青鲭野郎了。

  

  “那个、太宰…先生,我觉得芥川要是喜欢吃的话也没什么吧……?”中岛敦如是说。

  

  太宰治突然觉得什么也不想说。

  “啊对了太宰先生。”中岛敦问道:“太宰先生……最近喜欢上了什么人,所以现在需要帮忙吗?”

  芥川微微露出疑惑的表情,中岛敦掏出手机来把刚才太宰治发的短信调出来拿给芥川看,芥川看完后抬起手来捂着嘴又深深咳了几下:“中原先生?”

  这大概是太宰治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看穿。

  “是的。”

  “太宰先生不是跟中、中原先生关系很不好吗?”中岛敦小心翼翼地问。

  “啊…是啊。”太宰治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要问啊。”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太宰治示意自己先去结账,掏钱的时候太宰治拿出钱包,上面一看就不是自己品味的花纹让自己有些恍惚,这还是当时在港口黑手党为了气中原中也顺的。事情发生的时间离自己叛逃时间很近,所以并没有机会还回去,没想到自己一用就是四五年。

  提着一兜子必需品出了便利店,太宰治看见中原中也正站在挨着超市一旁的一家甜品店,手里拿着一个有着和店门玻璃上贴着相同logo的袋子。

  营销手法之一,抽奖活动之转盘抽奖。

  抽奖规则大概是每人花费到了一定钱数就可以抽一次奖。每个奖项占的分量都是不同的,而最少的那个便是最吸引人的终极大奖——双人名古屋三日游。

  中原中也便是那个抽到了终极大奖的幸运儿,此时手里正拿着奖券。

  “是必须两个人都去才可以吗?”太宰治很自然而然的走上去,一手搭上中原中也的肩。

  “啊……?”售货员显然没注意到太宰治的出现并问了那么一句,愣了一愣:“其实一个人的话…”太宰治连忙抛给售货员一个眼神,售货员会意连忙改了口:“当然不可以。”然后给太宰治回了个“我懂得”的眼神。

  “啊那这样。”中原中也却是有些遗憾地看了看手中的奖券:“那还是算了吧。换成那个什么螃蟹…秘制限定蟹肉罐头好了。”然后中原中也将手中的购物袋塞到了太宰治手里。

  

  回到侦探社的太宰治窝在沙发一角一脸阴郁地吃着蟹肉罐头。

  侦探社社员们对于太宰治这副不常见而且还是为情所伤的样子喜闻乐见,但国木田对太宰治这样子表现出了应有的关心。国木田走过去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膀:“那个太宰……”他刚想说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天涯何处无芳草虽然这些平时你都懂但还是我要跟你说一下之类的话,太宰治突然“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害的国木田向后打了个趔趄。

  “乱步先生,这是我的私人财产。”太宰治看着江户川乱步手里的蟹肉罐头。

  江户川乱步勾了勾嘴角:“这是报酬啦。”

  “可是…”

  “我说过的话还没有出过错。”江户川乱步祖母绿色的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自信。“请你时刻记得这一点,太宰。”


当联盟玩起接龙

#有借梗,侵删

#微昊翔预警

#聊天体

再睡一夏:子孙满堂

百花缭乱:堂堂正正

一叶知秋:正正堂堂

君莫笑:堂堂正正

夜雨声烦:正正堂堂

沐雨橙风:堂堂正正

沐雨橙风:

无浪:正正堂堂

无浪:

海无量:……从新从新。

海无量:逼上梁山

独活:山穷水尽

生灵灭:尽力而为

流云:为所欲为

唐三打:为所欲为

一叶之秋:为所欲为

君莫笑:为所欲为

吴霜钩月:为所欲为

迎风布阵:为你麻痹

索克萨尔:为所欲为

【索克萨尔 撤回一条消息】

夜雨声烦:

君莫笑:谁给你的沉默,周泽楷吗?

一枪穿云:…

君莫笑:

一枪穿云:……

君莫笑:咳,小周晚好啊。

一枪穿云:前辈晚好。

君莫笑:今天月亮真不错哈。挺圆的。

一枪穿云:今天月亮,一半。

君莫笑:半大不小

一叶之秋:小手冰凉

一叶之秋:

小手冰凉:…………

唐三打:亲爱的,亲爱的,不要再让我的心受一次伤

一叶之秋:……唐昊你在说什么,找医院的话下楼左拐。

风城烟雨:……心疼1s.

枪淋弹雨:跟风心疼?

君莫笑:跟风心疼。

唐三打:……小手冰凉,是一首情歌。

鸾辂音尘:……一首基情歌?

生灵灭:这……

小手冰凉:???

一叶之秋:……难到唐昊你?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算了算了,说明我男女通吃

这破联盟吃枣药丸


#又名,今天的联盟找到真爱了吗
#聊天体
#时间轴为世邀赛

一叶之秋:我今天……!!!!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迎风布阵:哟,干嘛呢干嘛呢。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
一叶之秋:[惊讶.jpg]我刚刚,在张佳乐的房间蹭空调。
枪淋弹雨:为什么是在张佳乐前辈的房间?
再睡一夏:…………
王不留行:因为他的房卡弄丢了。
一叶之秋:哎呀这不是主要问题!!!!他在玩阴阳师。
君莫笑:然后呢?你发现他这个幸运E果然一堆R卡?
再睡一夏:……………………
沐雨橙风:不会是一堆SSR吧?
一叶之秋:我刚刚看他抽卡。
一叶之秋:结果!!!他说
风城烟雨:说什么?
君莫笑:继续说啊二翔。
海无量:说啊说啊怎么不说了
无浪:在组织语言?
飞刀剑:有道理
一叶之秋:[)))"21](译:(孙)来来来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乐)说什么啊,我很烦欸不要让我再提起刚抽到了第三个茨木好吗?)
一枪穿云:…
君莫笑:……完了,可能把下辈子的欧气都用光了。
流云:可能张前辈只能抽到茨木?
一叶之秋:我也是那么想的。
一叶之秋:[憋笑][憋笑]然后我让他十连给我抽了一个酒吞童子和一个小鹿男。
君莫笑:…………sbegyeusjakallaudux
夜雨声烦:卧槽不是吧快点开门让我进去或者是把张佳乐叫出来凭什么我就只有一个花鸟卷还是队长给我抽出来的啊?
一叶之秋:↑你让张佳乐给你抽还不是你自己抽的啊意义何在?
索克萨尔:^^
王不留行:…喻队的确欧。
王不留行:上次喻队一连喝出了三个再来一瓶。
鬼刻:欧皇欧皇,我们这些非洲人高攀不起。
逢山鬼泣:[回复:鬼刻]我这里有一个青行灯的号。
鸾辂音尘:[文件:【双鬼】那年我们手牵手]
鸾辂音尘:唉呀错屏…
生灵灭:小戴…
逢山鬼泣:应该加训。
鬼刻:…………
鸾辂音尘:不听不听,反正休赛期嘛~
鸾辂音尘:[文件:【all肖】我要做你男朋友]
生灵灭:……sjejdhe
一叶之秋:心疼。
海无量:心疼。对了有没有方林?
风城烟雨:[回复:海无量]不存在的。
鸾辂音尘:欸,虽然你住在上林苑,但还是林方比较多。
海无量:…………………………………………
一枪穿云:@鸾辂音尘江周?
鸾辂音尘:[文件:【江周】最好的我们]
鸾辂音尘:[文件:【江周】十年]
无浪:…队长你?
鸾辂音尘:[文件:【江周】我们彼此]
无浪:……
海无量:不知道为什么。
海无量:我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安慰。
流云:卧槽!!![猫耳发箍.jpg]
流云:黄少好少女心啊战队训练室的抽屉里居然有这个!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文件:【喻黄】鸢尾花]